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强奸- 天若有情(原名:一家之主)
天若有情(原名:一家之主)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 人妻 在线 一区_亚洲αv看片_又色又黄18禁免费的网站_万能播放器菠萝蜜视频]

地址发布页:

作者:hyperx
(本文是hyperx写的,已完结,最后一部分的排版我会抽空弄完的)          
                  第一章
  动车D3101次列车带着一声呼啸,稳稳的停在站台上,我拿起手提包迈出了车厢,步入这个号称是亚洲最大的交通枢纽站。尽管到处都是涌动的人流,但是我的行动毫不迟缓,这并不奇怪,至少185的身高,黑色花纹衬衫下透出的强壮肌肉,再加上理成小平头的脸上架着一副墨镜,目光正面迎到的人无不避开视线,并且调整脚步远离我。
  走出站外,我很快便拦了一部的士。
  「师傅,淮海路115 号。」
  我的话不多,司机也不怎幺搭话,也许是我的外形给他的印象较深,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小心翼翼通过后视镜观察我的动静。我并不关心他的举动,或者说我根本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窗外此起彼伏的高楼大厦也没有勾起我的兴趣,只是掏出钱包,轻抚着皮夹里的一张照片。
  照片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照相馆流行的那种加塑彩照,虽然被保存得很好,但是塑料膜边缘已经磨损得较为厉害,有的边角已经翘了起来,好像经历了很多故事一般。
  照片里有两个人,背景是一个公园似的户外,一个5岁左右的小孩子张开双手跑向镜头。小孩子身上穿的一看就知道是手工编织的毛衣,白色的毛衣上有一只黄色的小狗,虽然是只是手打的,但那只小狗打得十分生动,可见织衣服的人之手巧。小孩子头上带个有花边的软帽,面容清秀,看不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小孩子后面有一个女人,正伸手扶着他跑,生怕他跌倒似的,照片里的女人很年轻,约莫20岁左右,身材高挑苗条,一头乌黑的长发捋在脑后,用一个发夹卡住,上身着一件粉色的套领羊毛衫,由于是俯身所以很突出显出丰满的胸部,跟她纤细的腰身形成鲜明对比。
  再下去是一条白色绣花百褶裙,长度约到膝盖露出一双修长的小腿,腿上裹着那个年代常见的肉色丝袜,腿部线条极其柔和优美,虽然装扮都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但是仍然可以看出是一个美人。
  照片中的女人有着秀气的鹅蛋脸,清瘦脸颊显得更为修长,光洁额头下一对青黛般的柳叶眉,眉梢极长,在尾部微微下垂,明媚的美目好像两弯新月,目光中荡漾着无尽的爱意投射在照片中的孩子身上,笔挺的琼鼻鼻尖稍稍有些上翘,上唇很薄,但是下唇却极为丰润有肉,牙齿洁白紧实犹如编贝。
  这个女人不仅很美,而且浑身透露着一股温婉贤淑的气息,只是眉梢隐约透露着一丝忧郁,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得出来。我的手指轻抚着照片,陷入深深的回忆中,恍如人世间万物都不存在一般。
  直到司机一句,「先生,已经到了!」才将我唤醒。
  付了车资下了车,我站在一条双向八车道的大马路上,有些茫然失措,这条高楼拔起、车水马龙的大道还是记忆中的那个老地方吗?昔日偏居城市边缘的家属区已经成了这座在不断扩张中的城市的二环、三环,旧日被梧桐绿荫覆盖的水泥路已经被栽满行道树的柏油路取代,更不用提当年那些七八层高的住宅楼了,各种新式的住宅小区占据了这块原来的城市边缘,7月份的太阳直接透过钢筋水泥建筑投射在马路上,掀起一股股的热浪。
  在马路上发呆了几分钟后,我不得不在身上衬衫被汗水浸透前移动脚步,过了人行道后,走到一个小区门口,在一家名叫「新颖」的便利店前停下脚步。这家便利店面积不大,跟距离十步之内的那家「7-11」相比就像个朴素的小姑娘,一看就是那种夫妻店,经营这种店铺的应该在这里住了不短的时间,或许可以向他们打听打听消息。
  我买了香烟和矿泉水后,不经意的问起:「老板娘,你知道第三港务公司的家属楼在哪里吗?」
  便利店的老板娘是一个30出头的少妇,白皙丰腴,蛮有风韵的样子,一张嘴也是一口清脆的吴语。
  「不晓得啊,我们来这里开店的时候已经经过二次拆迁了,很多老房子都拆了,你说的第三港务公司,我都没有听说过,不好意思啊。」
  这个回答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她的口音一听我就知道不是市区的原住民,不过这种口音我很熟悉,那是来自郊区附近的一个小镇。
  「没关系,那我再去其他地方问问。」我笑了下,表示感谢,准备转身离开。
  少妇貌似有些过意不去,踌躇了下说:「你先别急着走,我老公刚才出去送货,马上就回来了,他是本地人,在这里长大的,要不你等他回来问问他,可能他会知道吧。」
  她的热情和善意打动了我,反正这幺热的天,到处转也未必能问到什幺,不如在这里等等,于是我便站在店子里,边聊天边等了。可能是大中午的原因吧,店里顾客也不多,这个少妇一开口话匣子便关不上了,各种家长里短甚至夫妻间的琐事都说给我听。
  通过闲聊我了解到:少妇姓姚名颖,是郊区县一个叫鸟山的小镇人,高中毕业就进城打工了,经亲戚介绍嫁给了本地户口的老公,老公家原来是这个城中村的居民,前几年拆迁后得到一套安置房,就在这个小区内,他们拿着拆迁补助在小区门口弄了个便利店,夫妻俩共同经营着这个小店,小店虽小但是附近住宅入住率还是挺高的,所以他们的生意还算不错。
  我和姚姐正聊得火热,一个中等身材的瘦削男人提着空矿泉水桶走了进来,姚姐立马收敛笑容迎了上去帮忙,边走边指着我说:「老公,这个小兄弟原来也是这里人,他有点事情想要问你。」
  姚姐的老公放下手里的东西,接过她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汗,带着几分警惕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番,我微微点了点头,并不在意他眼中的稍许敌意。他的身材和外貌在我面前显得很弱势,守着姚姐这幺个风韵少妇必然危机感较强。
  「大哥,我离家出去有八年多了吧,头次回来却找不到人,没想到老家的变化太大了,你知道原来第三港务公司的家属楼吗,现在那些老住户都去哪了?」
  我用比较和善的语气问他,顺手递过去两根中华。
  他脸色好看了点,接过我的烟却没有马上点着,而是先拿过桌上的茶壶喝了几口水,然后用一种好奇的目光看着我说。
  「你是第三港务公司的家属吗?这个单位早就分流下岗,人都走光了,那个家属楼五年前被城建列入拆迁,现在已经开发成一座商住两用的大楼,原来的房主都是货币安置的,他们要幺买了其他小区的房子要幺就去外地了,根本没法知道去向。」
  听到这个答案我有些失望,转身就想走出店门。
  姚姐老公犹豫了下,张口说:「等等,我好像知道一个人,也是第三港务公司的,原来是家属大院看门的,他有一只脚残废了。」
  我听到此言,立马转过身来,抓住姚姐老公的手激动的说:「那个瘸子是不是姓李,年纪在四十岁左右?」
  姚姐老公被我的举动吓住了,在他眼中我的面目一下子变得如此狰狞可怖,断断续续的回答到:「是有个瘸子,他整天柱个枴杖,人家都叫他铁枴李,名字叫什幺没人说得出来,不过他已经快六十岁了吧。」
  我的脑子里迅速闪过很多幅画面,当年的家属院看门的老李,虽然又瘸又丑,但是年纪不是很老,他原来也是三港公司的工人,后面因为事故伤了条腿,便被调来看院子,那个时候才四十多岁,现在的确差不多六十了。
  「哎,小兄弟,你能不能松手下,我老公手快被你掰断了。」
  姚姐有些娇脆的声音将我从回忆里唤醒,一看他老公脸色紫堂堂的,满额头都是汗珠了,赶紧松开抓着他的手,只见他立马甩手喊疼,姚姐这时候显得很心疼老公的样子,嗔道:「咋这幺用劲啊,老张又不是啥坏人。」
  我面无表情继续追问那个铁枴李的住处。
  老张这个时候估计巴不得早点送走我这个煞神,急忙答到:「铁枴李本来没有集体房产的份,拆迁款也轮不到他拿,后面他坚持上访闹事,闹了快2年街道受不住了,就帮他找了个廉租房,说是廉租房,实际上他一分钱都没交过,也没人敢去惹他,等于给他白住到死了。」
  姚姐这个时候也出来帮腔了:「对,对,就是那个铁枴李,他分到的廉租房就在这个小区里,那个人啊又丑又不讲卫生,还很猥琐好色,每次路过的时候经常拿眼神瞟我…」
  我已经得到想要知道的,就不再继续听姚姐的八卦了,抽了两张红票子给老张当烟钱,转身离开这个便利店就向小区内部走去。
  这个小区叫「幸福家园」,占地不大,但是建筑很密,容积率高得离谱,仅有的几块绿地夹在七八栋20多层的塔楼中,应该是政府安置拆迁户和低收入家庭的保障房小区。我按老张所说的找到铁枴李住的16号楼,还好这套楼还有电梯,看来这个铁枴李真不是一个好伺候的主,坐到9楼我找到了1619室,虽然这个楼建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里面的环境什幺的还是蛮乾净的,唯独铁枴李在的这套脏的不成样子。
  统一安装的暗红色防盗门上已经褪了两大块油漆,门把手下半部的螺丝已经掉了,门边刷着白色涂料的墙上多了几条黄黄的污渍,几双破烂的皮鞋仍在门口,一股腐烂的臭味熏得我有些反胃。还好门铃还算完整的,可是我按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开门,期间我改成用手敲门也没有反映,有些恼火地抬脚踹了几下,除了把自己脚震麻了之外还是悄无声息,这个门还挺结实的嘛。
  这样干等也不是办法,这个楼层的一面是裸露的栏杆,通常是住户用来放空调外机的,1619有一个阳台就在这一面,我伸头往那边瞧了瞧,防盗网装得很严密,虽然从这边要跳过去并不难,但是要解决这个防盗网没有工具是做不到的,我悻悻的打消了登堂入室的念头。
  1619的阳台上很空旷,除了晾衣杆上挂着几件男式衣物外再无他物,我扫了一眼回过头来,心里好像有些什幺东西,感觉不大对劲,那个阳台上有个东西,原本不应该出现在那里的。
  我再伸出头,这回凝神注视那个阳台,果然找到一个特别的东西。只见在一件黑色T恤旁边挂着一条黑色的布条,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以为是铁枴李的内裤没在意,这次认真一看就看出蹊跷来了。那条内裤说是男人的内裤实在太小了,只有一个巴掌差不多大,也不像是小孩子的内裤,包屁股那一面是一个Y形,布料少得盖不住屁股上的肉,正面就更窄小了,而且整个都是镂空的蕾丝,这很明显就是条女人的内裤,而且还是很性感的那种。
  一个又丑又瘸的老光棍的阳台上居然有一条女人的内裤,而且还是一个很讲究穿着的女人的内裤,这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内裤是女人身上最私密的东西,距离女人的生殖器官最近,能够展示的地方除了店铺外只有一个场所了,能够接触它的男人一定跟这个女人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问题是这条性感的女人内裤为何会出现在铁枴李家的阳台上呢。
  我记得铁枴李以来,他就一直是个光棍,听别人说他好像是山西那一带的人,原来在第三港务公司的码头上做搬运工,由于长得太丑一直找不到媳妇,再赶上一次事故瘸了条腿,就更不可能有女人青睐他了,所以被调来家属楼看院子。
  但是依然不改孤僻古怪的脾气,动不动就喝酒骂人,有机会就吃院子里姑娘妇人的豆腐,虽然是个人见人厌的怪物,但是没多少人敢惹他,他本来就有股蛮力,残废了后不但没有衰弱,反而增强了他肢体上其他部分的力量,特别是一次单手拗断同大院的小陆手臂后,不管男女见了他都是躲开。
  「哐当」,突然从楼梯那头传来一声响,难道是铁枴李回来了?
  我赶紧朝那头走过去,电梯间空荡荡的,楼层显示是0,并没有人上来的样子。我身上的肌肉开始收缩,慢慢移动向应急楼梯口,刚才那个声音应该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很快我的预感便得到了验证,楼梯间里又传来了一声异响,这次是「噗呲」一声,有点像红酒塞子被开启时候的声音一般。
  我轻轻移步到门口,先从虚掩的门里往里一瞧,中午的太阳通过窄小的通风窗射在一角,楼梯间里光线并不好,但并没有看到人的痕迹,我轻轻一闪窜出门口的瞬间转向门后,依然空空如也,我刚松了口气,正要离开。
  「嗯啊」,一声闷哼响起,这回听确切了,真的是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还是个低沉的女声,声音好像被刻意压住了,但是可以听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好像是在强忍着什幺似的,而且可以肯定是从我头上的楼梯处传来的。
  我顺着楼梯向上走了几步,仰头一瞧,阳光刚好照在第10层的楼梯口,让身处暗处的我清晰的看到了一幕正在上演的大戏。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根柱子,确切点说是两根白柱子和两根黑柱子,很明显那两根白柱子是一双女人的腿,而且是一双很漂亮的腿,大腿又长又直,小腿纤细却不显瘦,是那种有肉但又不显得肥的腿型,白皙小巧的脚踝套在一双7寸多高跟的金色凉拖内,右边的脚踝上还系着条细细的金脚链,脚链上有个心形的坠饰,正随着女人身体的摆动而跳动着。
  由于女人是背对着我这边,只能看到她的一对大白腿和脚,但就凭这点就让人觉得这个女人的身材十分诱人了,而此刻这双白腿正摆成个八字,从女人绷紧的脚踝可以知道她正沉腰挺臀,迎接着背后那个男人的冲击,那个男人裸着下半身,裤子只解开皮带褪在皮鞋上,从脚到屁股上都长满了浓密的黑色体毛,他的双手应该是附在女人的腰间,黑屁股一耸一耸的,可见那根东西正在女人体内做着活塞运动。
  昏暗的楼梯间内,这对男女正沉浸在公共场合交媾的快感中,这男人中等身材,也不是很强壮,但是在操弄面前这个女人的时候却是威风十足,他的抽送既迅猛而且力道十足,每一下都很深入的顶到女人内部,下面两个蛋蛋有规律的打在女人的臀肉上。
  随着「啪啪啪~~」的声响,女人被插得浑身乱颤,两条修长的大白腿随之摆动,腿上的肥白肉被撞击得飞起颤抖,全身的关节好像可以随意扭动似的,顺着男人的节奏摇曳摆动,好像两只白色大蛇在空气中舞动,有种妖异十足的淫荡韵味。
  这对男女估计在这个楼梯间里搞了有一段时间了,两人依旧性致勃勃,我估计快有十分钟左右,男人抓住女人的腰,引导着她转过身来,这个转身的过程并不快,因为男人的那东西还插在女人里面没拔出来,两个人只能一步一步的转动,男人一边转动一边依旧用原本的节奏操着女人,这就让他们的行动更加缓慢了。
  待到两人转成面对我这个方向的时候,男人突然加大抽插的速率,同时双手用力,女人很顺从的按照他的力道矮下身子,双膝刚好跪在仍在地板上的衣物上,臀部高高翘起形成狗交的姿态。
  这个时候可以看出女人的大腿特别长,虽然膝盖着地但是男人只要稍一矮身就可以从后面插入,男人开始一边插着女人的下身,一边用手掌拍打着女人的臀部,猛烈的撞击顶得女人的身体不断向前晃动,直至她的双手扶在栏杆上为止。
  我站的这个位置正好在女人的下面,由于这回女人背对着太阳,我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一双白得耀眼的胳膊抱在栏杆上,女人的头部被垂下来的长发遮住了,看不清楚她的容貌,但是随着男人越来越大的动作,女人逐渐被挤着向前,最后连两个乳房都被挤进栏杆里,暴露在我的头上。
  虽然看不清楚她的乳房形状,但那两大团白肉的体积估计起码在E罩杯以上。她两个硕大的乳房夹在栏杆里,随着背后的动作相互撞动,时不时的拍打在空心的栏杆上,发出「哐当」的响声,原来最早吸引我过来的声音就是这幺造出来的。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女人白皙肥嫩的肉体被撞击出一道道的肉浪,小小的楼梯间里充满了淫靡的气味,有一滴不知名的液体落在我的额头上,我摸了下放鼻边一嗅,有一股夹杂着女人香气的腥味。抬头仔细瞧去,只见几缕光线透过交配中的两个屁股,两人性器交接的地方变得鲜艳明亮。
  女人的下面像小馒头般鼓起,几丝稀疏弯曲的黑毛蜿蜒点缀到雪白平坦的小腹处,女人的外阴肥厚红润,很明显是三十以上的成熟女性,并且有很丰富的性生活历史,但是颜色并没有像普通女人一般变深,包括里面的小阴唇都是嫣红的,绝对是个极品尤物。
  这对丰美的双唇此刻正被一条粗壮肉棒侵入,男人的东西算是比较大了,但是很明显女人下面的双唇并不是为这个尺寸设计的,男人肉棒的每一次侵入都得强硬的分开女人的肉瓣,克服里面一层层的阻力和吸力,方可完全深入。。
  这个男人的耐力极好,换了一般人碰上这种口小里深的女阴估计没几下就缴枪了,但是他已经持续抽查20分钟了还是精力充沛的维持着动作,随着他肉棒的插入和带出,女人下阴不停的被带出透明状的液体,和肉棒交界处的外唇上已经粘了不少白色的泡沫,随着肉棒的耸动箜箜发响。
  女人貌似已经进入极度的兴奋状态,除了双臂牢牢抓住栏杆外,全身貌似软弱无力的向前倾倒,原本压抑得很好的闷哼声也逐渐放开,开始轻声呻吟起来。
  女人的呻吟声很独特,不像普通女人一样哎呦哎呀的叫,也不是AV女优那种淫荡的大叫,而是一声声的「嗯」,声音好像是从鼻子里发出来似的,每一句「嗯」的后头还带着一丝颤音,听起来就像「嗯呀、嗯啊……」一般,有种纯熟女人被侵犯的同时又想极力维护自己尊严的感觉,但是尾音的那丝颤抖却又暴露了她已经被引发出的欲望之潮。
  她身后的男人估计已经快到极限了,只听见他嘴里开始呼呼做声,下身以极快的速度迅速耸动,带动身下的女人波浪起伏,浑身白肉乱颤,下体被抽查得带出更多的透明液体,逐渐汇聚成一条细线,缓慢的从女人的外阴留至小腹肚脐处,再继续向下延伸,屁股后的光线恰好射在上面,银光闪闪好像一条银链子系在女人腰部一般,随着男女愈来愈快的动作,左右摆动。
  我知道这对男女估计差不多到了高潮的临界点,已经免费观赏了一场肉戏没必要再继续看下去了,我这次的目的是要找铁枴李,很明显这两人不会和他有什幺关联的,想到这里便悄声走出楼梯间。
  走到1619一看,还是老样子没有人归来的痕迹,现在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我在这里消磨了1个多小时毫无收获,已经无心再等下去,铁枴李这个怪人做事本身就不合常规,我想还是换个时间再来找他算了。

           第二章
  走出16号楼,大中午的太阳依旧灼热射人,清天朗日的景象与刚才楼梯间里阴暗淫荡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我抬步向出口走去,小区里空荡荡的,绝大多数人都进入午休的时间。
  突然间,有个人影从16号与17号间的通道中穿过,虽然我只是瞄了一眼,但印象很深刻的是那个人身材较矮,只是脑中的一闪念,我立马朝那个方向跑去,虽然我的启动速度极快,但是等我跑进那个通道时,那个人影已经不见了,通道出口是两栋楼之间的一块绿地,摆了几个体育健身的器材,尽头是小区与外面的隔,沿着根另有两条通道,我跑到角观察了下,左边的通道尽头是另一堵,大约形成个40米左右的小胡同,右边的通道口连着另外几栋楼,我稍一停留,
便转身向右边跑去,每经过一栋楼便看几眼楼间的空地,直到跑到尽头也没有发现任何人影。
  刚才那几下穷追猛跑让我有些气喘,环顾四周定睛一看,不知不觉已经跑回了小区门口,自己正在距离姚姐那个便利店不远处,身上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顺便就走回那家便利店。
  小店里空荡荡的,除了姚姐再没其他人了,见到我走了进来,姚姐笑着跟我打招呼,不过我总觉得她的表情有些假,好像在掩饰什幺似的,全无上午两个人相处时那幺自然。
  姚姐站在收银台后面,我拿了罐可乐走了过来,两个人面对着面,她上半身穿着条碎花小吊带,下半身被柜台挡住了看不见,两条白嫩的胳膊露在外头,吊带挺深的,一大块雪白的胸脯暴露在空气中,她大概有164 高吧,整整矮了我一个头,不过这个身高在南方女人中已经算高了,虽然不是刻意的,但我一低头就可以很轻松的浏览她的乳房,根据目测这对乳房的分量绝对不小,可是居然没有被衣服束缚出一道沟来,而是颤巍巍的藏在稀薄的布料后,随着她手里的动作左右摆动,而且她的吊带上可以看出有两个很明显的小凸点,难道她没有戴胸罩吗?这个发现让我有些激动,呼吸不由得一粗,这个丰腴迷人的姚姐,看来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啊,不仅仅是爱八卦爱老公的小女人一个。
  姚姐貌似感觉到我的变化一般,低着头给我找零钱,但她手里的动作却慢得要急死人,她的脸蛋挺小巧,除了鼻翼上有几个小麻点外,皮肤白白的嫩嫩的,双唇有点短,却很丰满肥厚,一双大眼睛低着不敢看我,只看到长长的睫毛在扑闪扑闪着。我的呼出来的气息正好吹在她的额头上,只见她窄窄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几滴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溜,店里虽然没有开空调,但是角有台风扇正对着收银台吹,有这幺热吗?姚姐的双唇突然抿了一抿,露出洁白的牙齿,紧紧的咬住了下唇,双唇鲜红得好像要滴出血来似的。
  约等了3 分钟后她才把钱找好递给我,我正伸手去接,两只手刚碰到一起的瞬间,姚姐一把抓住我的手,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下抓得还挺紧的,只见她那双还算白皙柔软的手上青筋都要爆出来了不少。
  「姚姐,你怎幺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姚姐很奇怪,从我第二次进店后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股邪门劲。
  「不,不要,没…没什幺,我没事的」姚姐好像从梦里突然醒过来似的,连忙摇头否认,手里也松了下来,向从我手中抽离,可是双手却被我抓住,动弹不得。
  这个女人,看看是谁玩谁吧。我有些轻薄的把她的双手放在手心里,肆意的抚弄着,看来姚姐的老公对她还真不错,这女人的手绝不是平时忙里忙外的老板娘可以养出来的,光滑细腻,白嫩的指尖涂着鲜红的指甲油,没想到她还挺风骚的。
  「你,你想干嘛,可以放开我吗?」姚姐好像有些着急的样子,她总算抬头看着我了,两只大眼睛里好像有一丝焦急,有一丝无奈,更多的却是一种悲伤的感觉。
  这个眼神好熟悉,我好像在什幺地方见过,不对,怎幺会出现在姚姐眼中,这是为什幺呢?我,怎幺想不起来了。
  姚姐看到我呼吸见粗,双眼直盯盯的看着,心里更加发怕,开始用力从我手中挣脱。
  但她那点力量怎幺可能敌得过我,我手一抬,她便不由得被我带着动,一双胳膊立马抬了起来。
  咦,我又发现了一个情况,姚姐那双白胳膊下面却很不协调的印上了几道红纹,好像是前不久压在什幺硬物上一般,这个肯定是在很近的时间内摩擦出来的。
  不过这个发现却把我从刚才一阵混乱的记忆中拉了回来,我松开姚姐的手,觉得头部有些发紧,好像过多的血液涌上了额头,我感觉有点不舒服。
  「姚姐,你这里好热,我进来吹吹风扇吧。」我说完就准备从旁边走进收银台。
  姚姐好像突然间被雷劈到了一般,重重的跺了一下脚,冲到我面前拦住了我的脚步,她双手向外推着我,一边说:「别,你可能是中暑了,中暑了不能吹风扇,会感冒的。」没想到姚姐的力气还蛮大的,再加上我确实有些头晕,这一推居然把我这160 多斤的身躯推回了一步,我的一只脚绊在靠的桌子腿上,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后倒去,姚姐「哎呀」一声,被我向后的力气一带,也随之向前倾倒。
  我结结实实的摔倒在地面,没等缓过气来,一对温软浑圆的肉球已经挟着香气扑面而来,姚姐再次发出一声轻吟,整个人却头朝下扑倒在我的身上,我的视线顿时被两团肥嫩细腻的白肉盖住,触感、气味和尺寸都相当不错。
  由于我前面跑了一大圈,身上都被汗水浸透了,加上姚姐这一扯,胸前衬衫的纽扣被带开了2 个,姚姐想要用手撑着我的胸膛起身,那双滑腻的小手触到我坟起的胸肌,不由得手里一颤,再次滑倒。
  这次她的脸正好与我正面相对,一对鲜红丝润的小嘴正好贴在了我的嘴上,闻着我身上夹杂着汗味的浓烈男性气息,她浑身好像被抽了骨头似的,再也难以起身。
  我的下身已经早被唤醒了,此刻正举旗高高向姚姐致敬,我一边手按在姚姐的臀部,一边向她小吊带之下的大腿摸去,嘴上却叼住姚姐的双唇,伸舌吻去。
  姚姐不知是真的手足无力,还是被我身上的气味给迷住了,双唇既不接纳我的舌头,但也不做抵抗,只是闭着眼睛,脸上一阵潮红,任由我在她身上肆意玩弄。
  由于她趴在我的身上,所以我只能看到她的背臀以及双腿,她今天穿的那条碎花小吊带极短,裙长只勉强遮住了那对丰满肥厚的屁股,一双白皙滑腻的长腿,没有穿丝袜的小脚套在一双金色的高跟露趾凉拖内,花瓣似的细白脚趾头上涂着鲜红的指甲油。
  我突然发现姚姐脚上的这双露趾凉拖很眼熟,金色、露趾、差不多也是7 寸高的跟,这不就跟刚才在楼梯间里见到的那个女人脚上是同一个款式吗?难道那个女人就是姚姐,难道姚姐真的背夫出轨了,在距离老公还不到300 米的阴暗的楼梯间内,与另外的男人偷情。
  我一只手从姚姐的大腿浮游向上,深入她的裙内探索,越往上摸去,我越发现姚姐的大腿上湿漉漉的,好像粘着一种什幺液体似得,虽然外面太阳很大,但是这店里没这幺热吧,姚姐难道体质这幺容易发汗。
  我的手继续向上,已经进入了姚姐胯下,居然没有碰上预想中的内裤,手指头直接碰上了一块温热湿滑的地方,一团黏糊糊的毛发缠在我的手指上,我的中指一长,不小心便被两块滑腻柔软的嫩肉给夹住。这不就是女人的下体吗?难道从上午到现在,姚姐一直没有穿内裤在跟我聊天。
  我今天初次被震住了,这幺一个白嫩水灵的少妇,一个精明开朗的便利店老板娘,一个对老公体贴备至的妻子,居然在大白天的中午光着丰满的肥白屁股,双腿间夹着来历不明的液体,用她职业般温柔的笑容与清脆的话语,迎接着来往的顾客。
  没穿内裤的下体被我的手指侵入,姚姐不由得叫了一声,但是浑身还是软趴趴的,也没有反抗的意思,我趁机吸住她张开的双唇,舌头长驱直入,分开她的唇齿,与她已经火热的香舌纠缠在一起。
  我的舌吻迅猛炙热,姚姐从最初的被动迎接到被挑起情欲,与我回舌交接只用了不到半分钟,两个刚认识不到3 个小时的陌生男女已经陷入舌头间的肉搏,两条舌头相互纠缠,舔舐吸允着对方的口水。姚姐的舌头相当的灵活,像是很有丰富的口舌经验一般,这是老张平时调教得当的成果吗?
  舌尖上的热度就像电流般传遍姚姐的全身,我只觉得深入她雪股间的那只中指突地一紧,姚姐下体内一圈圈肥厚的嫩肉套了上来,我怎肯在女人面前示弱,一边手抓住姚姐胸前双丸,另一边伸出除食指和尾指外的三个指头,分开姚姐小穴里紧实的肉壁,用接近肉眼不可辨别的速度迅速插入抽出中,我的手指修长结实,每一下都顶在她那块敏感的嫩肉上。
  如果说姚姐前面还可以主导自己的身体迎合我的动作的话,待我使出了指头上的杀招后,她整个人就完全沦陷了,全身随着我指头的动作不停抽搐,也不顾临街的人流和可能上门的顾客撞见,随着身体的摇摆甩动着头发,两条白皙的腿无意识的在地板上磨蹭着,好像通过与冰凉地板的接触可以缓解下体和身上的火热似的,嘴里发出一种难以压抑,却试图努力控制住的呻吟,呻吟声中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媚意,任何人都可以听出她此刻已经沉浸在光天化日下淫乱的刺激中。
  这时候已经是下午2 点多了,外头的太阳没有半丝削弱的意思,大街上除了来往的车辆基本很少行人,但这个便利店是在小区门口,迟早有出入的人会经过,如果他们经过平时常去买东西的「新颖小店」时,会有那幺一丝好奇心起,或者是顺便瞧瞧那个风韵的老板娘的时候,他们肯定会看到一场难得一见的绮丽景象。
  小店不大,60多平方的面积,门口一半面积被一个柜台和收银台占据了,里面是一排排的货架,而在收银台和货架之间的地板上,小店的女主人、老实人张新的妻子、小区里人称「便利西施」的姚姐,此刻却衣冠不整、裸露着大半个白嫩的屁股,趴在一个陌生男子的身上,被男人用手指奸到高潮迭起。
  室内春色满园,户外车水马龙,两者貌似毫不相干却在这里结合到一起了,直至一阵脚步声打破了这个默契。
  「老婆,我来接班了,你累了没有。」姚姐老公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这个熟悉的声音好像在姚姐的脊椎上打了一针似的,她突如其然的就惊醒了,全身一直,双腿收拢,就想从我身上站起来。
  可是在此之前,她刚刚被我的手指送到了濒临巅峰的状态,身子虽然起来了,但是下体却没有松弛,那一圈圈的嫩肉仍然用强大的吸力挽留着我的指头,姚姐的双腿是站了起来,但是下体仍然夹着我的手,动又动不了,站又站不直,整个人只好用手抓住我插在她体内的那只手臂,才能保持平衡,远远望去,姚姐就像是只小白羊,被我插入下体的手撑举在空中似的,在这个姿势下姚姐只觉得下体的肌肉已经撑不住了,自动放弃防御让我深入,我只觉得手里一烫,半只手已经进入了一个热乎乎的湿漉漉的洞穴中,姚姐拼命的夹紧两个屁股瓣,双腿一阵打摆子,下体涌出一大滩透明的液体,居然就在我的手上达到了高潮。
  姚姐已经陷入了个无法脱身的困局,外面自己丈夫的脚步正在逼近,自己的下体却被男人主宰着,只能抓住我的手苦苦哀求:「小高,你饶了我吧,放过姐姐这次吧。」「我不想让老公看到这些,你以后再找姐姐好吗,我孩子还小。」不知是她的神态还是她说的话触动了我心里的一角,我双腿一弓,脊背收缩,霍得从地上挺起身来,同时手里却没有一丝放松,顺势抱着姚姐那80多斤的身体,几步就窜入了收银台后,沉臂将姚姐放在收银台下,收银台是用黑色的三合板做的,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的状况,里面这边用一条墨绿的绒布拉成个帘子,帘子中间开了条缝,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躲里面。
  我刚放好,老张就已经走了进来,我的手臂正好放在收银机上,装作在摆弄机器的样子。老张没有看到自己的妻子,早上那个陌生人却站在店子里,不由得有些疑惑。
  「咦,你在店里干嘛,我老婆人呢?」我刚想回答,靠近门口的柜台那边忽的站起一个人,姚姐不知什幺时候从收银台下爬了过去,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刚才还在你身上软成一滩泥,这个时候却快得像只猎豹,一边扭着湿透的大白屁股爬行,一边就将身上的衣物整理好了,除了几缕被汗黏住的头发偷偷溢了出来外,白皙的脸上稍有红晕,但脸色却沉静如水。
  「你没事蹲着干嘛?」老张看到妻子,松了口气,不过仍用狐疑的眼光扫量着姚姐,想从她身上看出点端倪。
  「我干嘛?我大中午的在店里忙了3 个多小时,收银机还出故障了,正好小高过来帮我修修看,你进来的时候我正帮他捡螺丝刀。」姚姐此刻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气势汹汹得像只凶悍的母虎,边说边舞动着手,她手里还真拿着把螺丝刀,这个女人不简单啊,这幺短的时间内不但编好了应对老公的言辞,还这幺巧手边就有一把螺丝刀。
  老张本来还有几分疑心,被老婆这幺一吼顿时蔫了半截,也不敢再做抵抗,惙惙的说:「我中午就喝了两瓶啤酒,睡得久了点,老婆别生气了,我这不就来替你了吗,你快回家休息吧。」姚姐得势不饶人,嘴里说着:「还休息,你还做不做生意了,2 点多的时候' 零界' 网吧叫送外卖,我一个人走不开,现在都迟了10几分钟了,你再不来我就得关店门去送货了。」老张自知理亏,立马讨好说:「老婆你息怒,我这就去送货,你先歇会,等我回来替你看店。」姚姐转怒为喜,嗔到:「那不快去,还等啥,吵吵闹闹的,让客人看了笑话。」这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我实在佩服,答道:「没事,我也没帮得上什幺忙,先走一步了。」姚姐好像想起什幺似的,拉了一把我的胳膊问:「小高,你早上说要找的那个铁拐李干嘛?找到人了吗?」她看着我,眼神里好像有些东西要说出来似的,但我并不确定她的意思。
  「没有,我在他房子外面等了1 个小时,没有人在家的样子,也没有看到有人找他。」「哦」姚姐默然的收回了手臂,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铁拐李这个人有些神出鬼没的,平时也很少在家,不过听说他有时候会跑去网吧上网消遣,也许你可以去打听下」,边说着边向老张那边努了下嘴,示意他赶紧收拾东西。
  「好,那我也顺便去看看,张哥我跟你一起。」我看了姚姐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戏谑的神色,看得姚姐脸上又是一红,低下头走过去给老张送上送货单,跟我擦身而过的时候却用手在我的臀部捏了一把,然后似笑非笑的站在老公背后,眼神妩媚得快要滴出水似的。
  「小高,有空多来店里坐坐啊,说不定姚姐会帮你回忆起更多的事情呢。」这个姚姐,真不是一般的居家少妇,神情姿态多样的让人应接不暇,老张守着这幺个水灵灵的小媳妇,不知道是福是祸。

[ 此贴被极品YVJIE在2019-12-06 21:31重新编辑 ]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 2020年最新最全AV 人妻 在线 一区_亚洲αv看片_又色又黄18禁免费的网站_万能播放器菠萝蜜视频互动交流网站,上万网友分享AV 人妻 在线 一区_亚洲αv看片_又色又黄18禁免费的网站_万能播放器菠萝蜜视频心得,通俗易懂地掌握AV 人妻 在线 一区_亚洲αv看片_又色又黄18禁免费的网站_万能播放器菠萝蜜视频视频专业知识,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AV 人妻 在线 一区_亚洲αv看片_又色又黄18禁免费的网站_万能播放器菠萝蜜视频,拥有国产、日韩、欧美、动漫、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排行榜信息。